八千流墨_文臭瘾大

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

【不卡壳】相看两厌(二)

才高八斗惊才绝艳·奈何生不逢时·被无能皇室远嫁匈奴和亲·王子柯
相互嫌弃·没有相爱只有相杀·how  old  are  you ·邻国希望之星·朴
从三三那里认领的梗
文臭瘾大,大家看看图个开心就好
这个老朴力气大的有点过分😂


    云鬓花颜金步摇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

    朴廷桓也是曾想像过自己新婚的样子,大抵就是如此。

    然而眼前的场面,却着实让他头痛了一下。

    不过这云鬓花颜金步摇,到底还是沾了边的,毕竟柯洁长相不错,发间也插了一支金步摇。

    但紧接着这支步摇就被物主从头上拔了下来,鸦羽一般的长发散落在身后,倒也是好看对紧,只不过他的动作就没那么美了。朴廷桓略略低头,看着握着步摇抵在自己脖颈处的那只手,不由得感觉头更痛了。
    芙蓉帐暖度春宵是没戏了。

    朴廷桓手里的玉如意毫不客气的敲在柯洁手腕上,然后拎着衣服领子就把人扔回了床上。

    柯洁眨眨眼睛,一时有点发懵。

    朴廷桓在床边坐下,把人往里面推了推,言简意赅道:“睡觉。”

    柯洁滚到床那边,看着朴廷桓不紧不慢的脱鞋,张嘴问他,“你睡这儿?”

    朴廷桓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半晌抬手指指窗外,“我家。”曲起手指敲敲床,“我的床。”

    柯洁一时无言以对,他今天整个人都郁闷又不爽,结果不仅身手上没讨到好,连嘴上功夫都落了下风。

    朴廷桓又问他,“你想睡地上?”

    柯洁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他安静了一会儿,看着朴廷桓撑在床上露出的那一截手腕,一时有点恍惚。

    朴廷桓只觉得突然安静的过分了,刚想回头看看,就感觉腕上一阵剧痛。

    小狮子咬了他一口。

    朴廷桓有点哭笑不得,心想着这家伙明明就还是个爱炸毛的小孩子啊。

    想是这么想,但还是不能惯着的。

    他们差一点就要打起来了,然而还是差一点。

    床榻了。

    柯洁整个人压在了朴廷桓身上,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 朴廷桓只觉得被身下碎木硌的生疼,于是伸手去推柯洁,说:“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 柯洁看着他,“你压着我头发了。”

    相对无言。

评论(5)

热度(13)